月度归档:2020年03月

幻想影

我太追求完美。

幻想一个他出来。

但是这个他是不存在的。

或者是我完美的自己。

这个我对于任何人都是完美的。

今晚循环任贤齐。

此刻我太自负就是太不自信?

难道我所有的不甘心都是我不自信的表现?

我只知道自己一直活自己。

我被逼脾气好。

不知道你怎么想了。

她没有那么喜欢我。

后面她说是爱我。

超越喜欢。

然后我没话说了。

有些事情都是偶然事件。

最后导致了必然结果。

人之初性本善。

然随之后抑郁。

有疯狂有压抑。

来客

有朋友来家里。

晚饭顺带喝酒。

孩子一直找我。

或许我太过于聊天。

或许孩子太过于表现

反正我对孩子态度不太好。

我这会酒醒得反省。

我爱孩子。

今天海子祭日。

海子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关卧轨自杀。

我当初卖自己拍照的明信片。

引用了很多海子的诗。

我很喜欢他的很多诗歌。

我朋友圈封面就是一张明信片。

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沉睡。
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
——海子。

2020年3月26

今晚你买菜做菜。

来了朋友。

我们喝的很好。

喝多了不知道聊了什么。

但是我泡完脚以后。

我我拿了枕头过来小屋。

这样做你不高兴但我最好得的做法。

这会儿我听着歌心情舒畅。

酒精依赖

我感觉最近几年喝酒有点多。

甚至酒精依赖症了。

前年去省院检查外耳道发炎。

开了滴液和头孢。

但是头孢到现在一个没吃。

因为吃上戒酒一个星期。

我每天都断不了酒的。

现在单种酒没感觉了。

白酒啤酒混着喝是起步。

夹杂着红酒洋酒是标配。

每天三种酒下肚。

往死里折腾这身体。

可是又忍不住。

这次回家后下了决心强制自己最多只喝两样酒。

今儿又忍不住破例了。

没办法烦死了。

利益为主

锁防君子不防小人,法规约束的是良民?
我从低风险区出发,到达也是低风险区。
口罩手套备齐了才动身的。
活生生憋了两个月。
然后下机喊着我哥开车接送。
正常到家。
我们家里喝酒吃饭。

第二天我看到村群呼喊异地回家要报告。
我心想特殊时期回来主动登记一下吧。
这下完犊子了。
村支书村长村医电话不停。
麻烦事来了。
我异地归来,按本地政策居家自我隔离都不行,必须去定点医院的发热门诊检查打报告。
我操了。
无任何症状为什么要强制去发热门诊?
我他妈跨越山河大海回家一路畅通,这会体温正常非得增加风险指数去发热门诊检查?
傻逼县城才会有的傻逼龟腚。

最终我要么再次出门去外地。
要么隔离在家。
现在我不打扰任何人。
制度傻逼了。

所有那些没文化的智障。
我得空普度你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