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10月

对牛弹琴

这个算是我一贯的感受。

我实在佩服这个体制的洗脑程度。

比传销还厉害。

太多好像正直的人想法都没问题。

但做事最后结果总归要出错。

有些觉得错了是没办法。

有些是觉得是人性出错了。

人之初性本善啊。

道不同不相与谋。

以后得稍微注意下。

没必要浪费自己的时间。

认知上的差别真一下子改不了。

不想拔高自己。

但越来越感觉身处动物园。

我看你们囚禁于此刀俎鱼肉。

劣质的话语让人肝肠寸断无可奈何。

虽然我也身处其中。

但我想改变。

还有没有希望?

我觉得是黎明前的黑暗。

我自己还得改变。

我又不会改变。

变一变

我的性格。

但凡入乡随俗稍微变一点。

或者我不要自我太个性了。

我或许会聪明一点,我或许会比现在好一点。

但这他妈谁知道啊。

我活好每一天。

只要我自己不后悔每天就行。

太多人不理解。

被洗脑过度。

我算反洗不成功无所谓。

我做过。

性格局限

如果朋友请客吃饭。

我不会主动结账。

但后续唱歌之类的活动。

包括有时候散场回家买烟等。

我永远不会站那不动。

任何时候我都会贴过去忍不住抢着付款。

无论此刻我经济危机与否。

我受不了那刻的尴尬。

我觉得我人活在明处但很多感情事在暗地里。

这个我一直反省改不了。

问心无愧。

晚上唱歌我们后来的。

最后人慢慢走了我也觉得无聊走了。

总会有人搂后手的。

这种特别没意思。

我来的晚都算最后走的了。

事太他妈没劲。

体制

我和一堆老朋友坐一块吃饭。

抽烟呛门没关。

我们来得早饭店生意好。

随后看几个以貌相都是体制内的去了隔壁那屋。

而后遇一朋友四处张望。

打个招呼好像没看见。

他接着进去隔壁那屋。

看这朋友最后开门进那屋。

他来的晚惊慌失措。

觉得没啥意思。

我临走时还是和他挥手打个招呼。

朋友礼节上的。

吃顿饭吃的战战兢兢的。

没意思。

我受不了这种。

但可以理解。

仅此。

包括后来我和朋友辩解自由。

在这里都没意思。

就服帝都回来的人不说话。

稳住就是永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