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3月

三情

最近几年一天只能一顿酒。

今儿两顿酒。

酒后回想。

打我知事起。

总结下。

我贪玩。

但玩的也不过三种情。

情操情商情怀。

好比王国维的三重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众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还有尼采所谓:

骆驼。

狮子。

婴儿。

事不过三。

感觉多了

最近大半年。

一天只能喝一顿酒。

今睡醒被喊出去。

中午没多喝。

耗到晚上也确实没多喝。

结果回来家。

自己忍不住干两罐啤酒。

第一罐喝完时第二罐犹豫了下。

想喝又感觉差不多了。

没忍住。

现在快喝完了感觉有点晕乎。

我就觉得不对了。

酒不能这样喝。

幸亏在家。

不然在酒桌上我绝对开始拉着让人继续喝。

我喝多的表现就是自己找着酒喝。

希望以后我喝上头首先回家。

我有时候真是烦死自己把自己喝多了。

2012年徒步认识的朋友

最近这几年。
我一直在家乡呆着。
小县城。
没有任何旅游资源。
除了远方亲戚回来。
基本没见过路上的朋友。

结果今天和一个2012年我们相约徒步西藏的朋友坐一块了。

那时我决定徒步青藏线。
网上发帖只约到三个人。
一小伙一姑娘。
约定在西宁集合。
小伙比我们早到无聊去了塔尔寺。
我和那姑娘前后脚到。
差了不到半个点。
反正我在西宁火车站没出站就等到她了。
我和那姑娘去塔尔寺附近跟这小伙碰头住宿一晚。

后在黑马河的那段路上一起搭了个车。
正好那个大哥是去拉萨。
结果中途他们商议决定直接去拉萨。
反正我那会计划就是格尔木为起点。
最终我们仨还是在格尔木分道扬镳。
他俩直接坐车去了拉萨。
我自己从格尔木开始单人徒步去西藏。
虽然最后搭过车就没那么纯粹了。

想起来一块在黑马河住的家庭旅馆。
那算我之前住过最烂的地方。
虽然后来路上住过比那还差的地方。
那第一次的经历我忍不住回想。

这2018年了。
第一次有朋友回来找我。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真是挺高兴。

本来中午说找地方喝酒。
结果他早上和他同学先去东胜溜达一圈。
傍晚回来打电话时我正赶集市呢。
到晚上我才约着一块喝酒。
没喊其他人。
就喊了两个户外的朋友。
想着说一个圈子的聊一聊。
结果来一个不好意思。
另一个值班顾不上。

总归我俩互相闲扯淡两三个小时。
挺有意思的也挺有感触的。

晚上带他们转九曲黄河阵。
碰见值班的朋友。
转完出来后一块找地方坐一坐。
结果这回啤酒我好像又喝上头了。
喝啤酒聊啥完全没印象了,
但是前面白酒我有印象。
仅此而已了。

对了,想起你说四月左右要去非洲呆一年。
专门回来看我,真的很高兴。
又想起移民的志同道合。
只能说朋友。
有缘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