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12月

罗大佑《当年离家的年轻人》演唱会北京站。

之前知道消息后已经只剩看台票了。
一直犹豫。
因为六年前看过一次《恋曲2100》。
当时是看台票的第一排但还是有点远啊。

昨日开始求购内场票。
今日微信联系上卖家。
多方验证本来想走闲鱼。
对方不放心又改成北京面交。
对方票是多余出来一张。
购买记录截图等都给我看了。

对方出差门票交给同事和我朋友在望京附近汇合。
我和朋友一直沟通猜测对方是否是骗子。
朋友说帝都水深啊。
本来确信无疑的我也开始怀疑了。
我怕路费搭上去了又进不了门得多崩溃啊,
查了各种防伪常识。
最后决定试一试。

经当面验票交易应该没假。
钱已付票已到。
原价购得一张内场票。
近日进京取票看演出。
我最爱的罗大佑啊。

海淘

之前一直在天猫国际和京东全球购里买。
搞了张VISA卡后自己直接测试。

以前很喜欢招行。
现在非常喜欢建行。

美亚上选了点东西付款。
chrome翻译搞定的。

转运第一次选了顺丰的海购丰运。
顺带把各种转运网注册一堆。
中环转运和转运中国注册比较坑要邀请码。

不懂英文真是有点失败。
现在学感觉好累。
期待科技的发展吧。
解决语言障碍是迟早的。

唯品会

刚看到新闻说唯品会获得腾讯和京东的投资。
查了下记录。
我最早在这个网站购买东西还是在2011年。

那会唯品会的域名还是vipshop.com。
最后购买东西时已经变成vip.com了。
最后一次购买是在2014年。
当时好奇翻过这域名交易过千万。

今日这新闻爆了然后唯品会美股暴涨一半多。
所以我现在还是铁牌会员?
说不过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

人正就屌

晚喝酒遇见个人。
他说起来几年前我还坐过他的车。

我想起那会我还是和一个姑娘回县城。
再就是我记得他当时开着别人的车。
然后没多聊。
毕竟知根知底。

我回来想了一下。
之前的事情就那样。
我当时不在没参与但我懂。
对与错明摆着。
死理真是死的。
只要认准这个准没错。

内情我现在也明白了。
所以外界传的无风不起浪。
但人正了就是那么屌。
我认准的就是正品不会错。
所以压根儿没什么。

谁也没吃亏谁也没逮便宜。
不服的永远是傻逼觉得亏了。
老子现在亏死了没说啥呢还。
不然该多得瑟啊。

神奇的一晚。

晚上和朋友喝酒。
后又去朋友相好的酒吧坐一会。
本来真不打算去。
又想着说坐一坐看一看就走免得我装逼。
后来发现是新开发的地下室就稍微多坐一会。

回来路上遇见另一朋友开车喊我聊两句。
他媳妇一直怀疑他不干正事。
我大概问询下。

接着路过朋友家门开着进去转一圈。
他自己在睡觉我喊着没反应。
俩孩子自己在涮火锅媳妇不在家。
我走时推醒他打个照面。

今天这一晚上真是太神奇了。
哈哈哈哈哈哈!

晓说2017马未都

失眠十几年。
以前是躺着听歌才能睡着。
后来是看小说。
现在是熬到点自动睡着。

买了两瓶褪黑色素。
回来才看到是建议40岁以上服用。
各种查询我好像也不算缺。
但辅助睡眠我好像也需要。
因为最近每晚都是戴着耳机在喜马拉雅app听晓说。
听着集中注意力才能睡着。

昨天听到高晓松和马未都那两期。
说起收藏来。
我瞬间想起我大伯的收藏。
马未都说他八十年代开始搞收藏。
我今儿问老头。
我大伯也是八十年代前期开始搞。
最早那会我还没出生。
最早是收藏古钱币。
我们本地俗称麻钱子,或许音同字不同吧。
后来开始搞瓷器收藏。

马未都说他那会算第一批。
算一算我大伯这完全也是第一批了。
只是在山西起步而已。
很屌啊。

马未都搞了个观复博物馆。
我想着说我大伯有心也该搞个博物馆。

贫下中农!

这几天的每天跌个没完。
30%的资金打水漂了。
沦为贫下中农了。
之前一直的自我介绍终于成真了。
彻底脱离低级趣味的贫下中农!
干!

借酒消愁。
借酒消愁愁更愁?
扯犊子。
酒后睡好觉。
管球你明天咋样。

以前是听着歌才能睡着。
这习惯很久很久了。
很久大概是快十年吧。
以前是有线耳机。
有几次来个劲爆前奏能把我惊醒。

后来这几年是困了才能睡着。
但最近是困了也睡不着。
瞎试找着个好方法。
下个喜马拉雅FM。
听点里面的内容。

差不多听一会就睡着了。
最近再听《晓说》。
差不多不到半小时就睡着了。
我会忘记我听的内容。
反正第二天起来会记得要找下蓝牙耳机在枕头的哪边。
找着优先充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