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4月

头疼总算好了点

上次干完架。
回来头疼不止。

以为是打输了挨揍导致的。
把我火大的不行。
一直找机会想约那小子出来干他一顿。
问到了号码打通但没约着。
朋友劝着说等等过几天上门找他去。
我看情况解恨下。

医院拍了片子没任何问题。
第三天有点发烧才明白是感冒了。
然后吃药戒酒。
近一个星期缓过来了。
星期五河畔烧烤就没喝酒。
昨天在本地的象鼻山野炊,忍不住喝酒了。
然后头疼终于痊愈了。
药也停了。

头疼真要命。
孙悟空头戴紧箍咒那感觉我完全理解了。

虽然现在感觉与干架无关了。
但看情况还得揍他一顿。
轻重的问题。

昨下午干了一架

昨下午去隔壁镇上小公园烧烤。
有点小冲突干一架。
我们这方五个人。
对方来三个肉胖子。
开始牛逼哄哄。
后被治疗的服服帖帖。

我许久没干架了。
扑上去被胖子干回来。
冲锋三次无功而返。
手头又没个趁手的玩意。
远出有板砖但被拉着没法去拿。

明儿那胖子认怂赔礼道歉算了结。
反正我这还得练。
不懂躲避只会瞎出拳,拳又没人硬。

纪念柯特·科本和我听过的许巍演唱的王洛宾的“永隔一江水”。

“1998年的4月8号,北京的NASA Disco举行了一场纪念柯特科本的音乐会。在那场音乐会上,许巍演唱了他非常尊敬的一位音乐大师王洛宾的作品——永隔一江水。”

这段电台稿我听了十二年了。
这首歌我也听了十二年了。

有些人死了才火了。
有些人死了也依然火。
有些人不死也依然会火。
有些人不死更会火的一塌糊涂。
火其实是个褒义词。

Nirvana与永隔一江水。
柯特·科本。
王洛宾。
许巍。

圈子

今儿是清明的缘故?
所以昨儿很多人讨论圈子的问题。
很多公众号差不多都是这个话题。
朋友圈都有人转发鸡汤也是关于圈子的。

凤栖梧桐,海纳百川。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我在“公路61号”评论。
进入过很多圈子,但只有自个独自呆着的那个圈子是最舒服的。

一个标准的怀疑论者,很难融入某个圈子。
当然怀疑论者是我自封的。

盘古有首歌叫《猪三部曲之圈》。
非常符合此刻情景。
不敢放词,自行搜索。
这个不想被封。

闲扯:张国荣与喀什。

今儿愚人节。
人生最惊异的玩笑莫过于。
别人以为是玩笑而你给搞成事实了。

比如2003年的今日张国荣跳楼。
最开始都以为是愚人节玩笑。
但结果他真跳了。
而我最爱他翻唱的《至少还有你》。

今儿说天亮去喀什是玩笑。
但搞成真的也就不过笑一笑。

会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