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3月

人生七十古来稀,愿你百岁也平常。

我亲爱的老头啊。
今儿生日快乐。

杜甫曰:人生七十古来稀。
你弟还在住院,所以昨儿刚回来也没有给你细心过。
虽然时间上计划了很久。

不包括小孩,八个大人坐了十六人的桌点了二十个菜。
真是屋大菜多人少啊。

八十岁时一定给你热热闹闹的来一下。

愿你百岁也平常。

事出有因?

刚拿一亲戚手机接了个电话。
卖保健药品的。
我以为是广告诈骗电话否认了所有信息。

而后二亲戚告诉我是有这么回事。
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了,那东西是货到付款的。

我把话题借故推开了。

然后我突然瞬间明白一些事情。
二亲戚早前所做事出有因虽然不道德。

都是我的猜测。

疾病无常。

现在都是记录所知道的。

前天早上八九点左右。
我三叔去府谷赶会然后突然发病了。
浑身无力无法言语。
桥头边上一个开店的在旁边看到然后扶着抱着。
打电话通知家属接着送医院。
虽然第一时间送到了保德县医院。
接着无法治疗又转院到府谷县医院。
最后确诊是脑溢血。

根据昨天的抽血和检查得知。
应该发病很久了并没有在意。
这次发晕是病情发急所致。
过后我所知是感觉挺危险的。

昨天早上我五点左右才睡着。
但是我九点多就醒来了。
很久没有醒这么早了。
差不多十点半左右陪着老头老太出门去府谷看三叔。
到了医院找到病房后。
老头一句话惹得众人泪下。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变成这样了。”
三叔脑溢血,导致身上插着好几根管子。
看着确实让人难过。
我看到所有人都流泪。
后来才得知那刻老头是第一个落泪的。
毕竟他自己的亲弟弟。
而后才明白都是因为老头感受勾起了所有人的感伤。

好吧。
这个疾病不懂。
但是导致的结果感觉算是家族遗传了。
接着老头说我爷爷就是这样。

回家后老头又和我喝酒聊天说。
我爷爷真和这一样一样的。
并且七十年代那会送人医生好烟好酒。
医生负责任每星期来家里照看我爷爷。
最后保住了我爷爷的腿但是左胳膊一直不能动弹。
医生早有所言意思胳膊没戏了。

所以这次兄弟姐妹我不好多说。
但据我了解基本上胳膊够呛。
将来能走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盼着上一辈有奇迹出现。
可很多事不是念想所能达到。
感觉念想是最无可能才会幻想的一种梦。
因为老头我想梦不要醒来。

三叔。三爹。
望你安好。
无论其他。

听歌是长项,然后?

基本上最近十几年我听的歌实在太多了。
听歌入眠是常事。
好像乐感不错都能记得住。
然后只要是我听过的歌。
前奏一出来我都能猜得出歌名和歌者。
当然介于英语原因。
只限于国语歌曲。
粤语或者闽南语或其他小语个别出名的还行。

然后我最爱的几个歌者推荐的几个歌手都是外国人。
罗大佑是个例外。
不少歌手都提过他,虽然他提的却也是外国人。
但罗大佑的华语音乐教父是众望所归。

前面说过罗大佑的歌我基本上全部听完会唱了。
最爱罗大佑。
此处再次装逼。

下面计划。
最近都是循环以前的歌。
想扫一遍外语歌曲。
以前都是一个乐队一首歌曲的情况。
现在想每个乐队扫几十首找找好听的喜欢的歌。
暂时是约翰列侬、鲍勃迪伦、涅槃乐队、平克弗洛伊德、莱昂纳德科恩、林肯公园、U2等等。。。
实在英文差劲加上想得起的中文名的也就是这几个比较牛逼的。
正好中文名有搜狗纠错功能所以基本不会差太多。

扫一个月吧。
看看有喜爱的没。
不想错过好歌。

酒后话最少为佳

无论啥时候。
我属于话最少的人。
但是喝点酒后。
不装逼不吹牛。
话比较多。
当然离酒壮怂人胆比较远。

我早几年就注意到自己的这个毛病了。
酒后话多。
一直再修正。
至今改不了。

继续改正。
无论对错。
话少沉稳。
不想漏气。

罗大佑和老头。

我最爱的歌者。
说歌手感觉都有点感觉埋汰他。
曾经一曲《光阴的故事》让我初识。
至此奉为偶像然后无以伦比。
罗大佑罗大佑罗大佑。
至今唯一看过的演唱会也是专门跑去北京看他的。
好词好曲好歌。
基本上罗大佑的歌我全可以唱下来。
就像有人要把罗大佑的琴谱送李志。
李志说:罗大佑的歌他可以全部弹下来,琴谱送给需要的人吧。
李志的新专辑我买了18张然后在网易记录里排名50,得到了实体签名专辑。

中午朋友过生日。
他喊了他姐夫。
然后他姐夫和我聊了很久。
关于我老头。
总归就是我家老头。
一辈子是个正直人。
我越来越服气了。
给面子的总归也是正直人。
对于那些傻逼我无话可说。
老头牛逼。

昨天跨省去慢摇吧嗨。
然后嗨不成什么样了。
仅此而已。
好久没玩这种夜店了。

说曹操曹操到?

唱歌时听到瞬间想到的。

俗话说。

说曹操,曹操到。

但是。

说司马,然后司马昭也到了。

曹操不服,说名字都没喊完你为什么到了?

司马昭说,等喊完名字我就比你晚到一点点了。

反正早到晚到最后还是我到了。

不信你问你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