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2月

骑行

为照顾自己的身体。
加上平时疏于锻炼。
以后不会长距离徒步了。
改骑行吧。
川藏徒步可能是一个梦了。
或许会是最后一次长距离徒步吧。
不确定。
虽然青藏徒步不是那么纯粹。
骑行藏新线是个计划。

雪乡与雪谷与哈尔滨西

15日晚上在房间里。
和几个小伙伴聊了会。
打定主意先去雪乡,徒步去雪谷。
结果找了一堆车都是得早上六点半出发。
对于我晚睡晚起的人真是头疼。

16日果然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在大厅喝咖啡犯愁这个点如何去雪乡。
随后在顺风车上找到一个中午十二点半去雪乡的。
立马联系约好了。
我自我感觉我这运气实在太好了。
去伯爵大酒店碰头。
发现俩广东美女也拼这个车。
司机在雪乡开旅店的,正好今天办完事回去。

走一大半高速,又上山下山的。
雪下的挺大的,很长一段路风吹雪根本看不清道。
司机倒也开得挺稳。
五个多小时到的雪乡。
雪乡三个大门,我们先去了其中一个亚布力门。
随后司机办证后开进雪乡里去另一个门。
和俩美女约好晚上一块喝酒。
我晚饭去了周大姐家,结果也没传说中那么好。
随后出来瞎溜达碰到了那俩。
一块去酒吧竟然酒吧没一个人。
出来上栈道拍夜景。
这景色还是挺震撼的。
送那俩美女回去后。

我自个买了啤酒回客栈喝。
联系上了昨晚哈尔滨同屋聊天的一个小伙。
第二天徒步穿越去雪谷。

17日早上醒来十点多。小伙过来旅馆跟我碰个头。
中午饭后十二点多出发的。
沿着既定路线上山。
路上碰见的都是从雪谷穿越徒步过来的人。
从雪乡出发好像就我俩人。
到达羊草山顶在休息中心喝了两杯咖啡才又出发。
山顶可是冷的够呛。

下山路相对好走啊。一路滑溜着。
但是这导致了后面回哈尔滨后大腿生疼。

走了五个多小时到到达雪谷。
正常时间吧。
15公里左右的路程。
就是雪山上下而已。
除了在山顶基本上没坐着休息过。

雪谷住的是别人推荐的。
晚饭老板给做了好几个菜。
吃得挺好的。
还喝了杯散酒。
饭后我喝了几瓶啤酒出去溜达。
看见个酒吧进去玩。
结果只有一桌人。
对方打招呼拼一块坐。
我唱歌好几首刚准备回。
老板找过来了说怕我喝多躺路边冻出事。
我笑着说我酒量没那么差劲的。
回去后睡觉又是失眠。

18日早上六点才睡着。
十一点多醒来洗漱完吃饭。
让老板给订了中午的车回哈尔滨。
结果出发上车才发现是中巴。
太坑了,开始人少司机舍不得开空调冻了半路。
晚上到哈尔滨,还是住卡兹。
晚饭喜家德饺子,还真不错。
饭后大厅喝酒。跟一个广东小伙聊到两点多。

19日今天下午哈尔滨西回沈阳。
结果去西站走了一个小时。
错过了最佳时间的那趟高铁。
其余要么得等两小时要么没票了。
最后想了个老招。
买到了那趟高铁从哈尔滨去德惠的,上车后找了列车长补票到沈阳。
总算上车坐到了德惠就一直站到哈尔滨。
好在不到两小时,听歌一会就过去了。
在沈阳选择了住太原街附近。
这下把沈阳的中街、北行、太原街全住遍了。
晚饭外卖烧烤喝老雪。

北红村与北极村

12日早上到的漠河。
出站后司机已经再等了。
直接开始去景点转悠。
第一个就是九曲十八弯,门票50。
最后感觉这个有点坑。
接着又去白桦林。
就是拍照为主了。
下午两三点才解决午饭。
我自个喝一杯散酒。
附近吃饭的只有两个地方。

龙江第一湾还是比较有意思。
黑龙江上结冰了站边境线上拍照。
栈道上去了顶上拍照。
下来天暗了。

到中国最北点。
忍不住裸奔了。
脱得干干净净。
拿司机的光碟遮挡中央。
火车上结伴的那俩小伙比较含蓄。
穿着背心短裤。

随后黑龙江上继续走,到达北红村。
住翠华轩青旅。
晚上吃了饺子,喝了杯散酒。
去混血儿商店买了两罐俄罗斯啤酒。

13日早上八点多出去玩洒水成冰。
洒的姿势不对还是反正不是特别好看。
吃完早饭撤退。
老板娘送了几张明信片。

然后出发去北极村。
在黑龙江上被一个坑差点给滑俄罗斯去。
三人下车推车。
一直沿着黑龙江上走,冰有两米厚。
几十吨载货卡车上去都没问题。

中午在圣诞滑雪场我玩了俩小时。
那俩去圣诞村拍照去了。
此处有国际认证的圣诞老人。
但那天正好休息不接待。
外面拍照就去北极村了。
那俩住了司机推荐的客栈。
在那吃了饭。
我订了五十三度半青旅。

下午就是去北极广场那一路走着拍照玩。
转的那个勺子还挺有趣。
晚上去了青旅后结果给我安排错房间了。
安排到女生房间了。
已经有俩女生住着了,人不介意我就将错就错住下去了。
晚饭吃了烧烤喝了白酒。
青旅地下室是个酒吧,下去喝啤酒。
唱歌数首。
唱得不好就是爱唱。
回房间聊天到晚上才睡觉。

14日情人节。
早上在最北邮局把三张明信片全盖了章。
接着出发回漠河。
路过的鹿场特别没意思。
观音山是为去拜拜而去。
李金镛祠堂也是走马观花。
一路高速到漠河后在北极星广场拍照后。
那俩小伙去火车站回哈尔滨。
我订了第二天的机票回哈尔滨。
就此分别。
订了北北青旅。
下午自个去了松苑、八七56火灾纪念馆。
晚上在青旅大厅一个人喝啤酒。
漠河情人节这天下雪了。
写了两张明信片没打算邮寄。
回房间后和一个老哥聊了会。

15日中午约的出租车到了后。
我改道先去了下清真寺拍照看看。
火灾里幸存的几个地方。
然后去了机场。
机场小的可爱,国产小飞机更是搞笑。
发动机的轰鸣一直充斥着。
在黑河还经停了会。
这里才是口岸,这次没在我计划内。
机场大巴坐到中央大街。

漠河与加格达奇的夜车

元宵节快乐。

昨天一下午到晚上都在冰雪大世界玩。
刚进去有点懵。
然后向右走开始看冰雕拍照。
两手机一贯的冻废了。
逛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去暖屋里喝了杯咖啡。
比速溶的还差竟然卖30元。
后来去了雪道排队自个拿着轮胎玩了最险的七道。
还挺刺激的。
半路旋转那刻我都没着没落的。

后来出来后向左走。
看很多人排队我也随大流跟着排队。

后面一个姑娘搭话。
然后她也一个人我就说结伴吧。
排了很久才知道这是冰道。
然后我前面点是俩姑娘。
后来在顶上往下滑的时候。
我前面的其中一个姑娘被工作人员吃豆腐。
那工作人员借调整该姑娘的坐姿双手放其胸上。
我在旁边一道看得真切忍不住想说话。
但对于性骚扰该姑娘无动于衷我也忍下去了。
下来后我和结伴的那姑娘闲逛互相拍照。

我手机冻废了。
那姑娘拿着相机和她手机贴了暖包可以随便拍。
照片视频互相拍。
比我一个人拍景色强多了。
玩到九点多出来分开。
随后回到中央大街我自个又去了趟松花江边。
认错了我前面排队的那俩姑娘。
其中一人的衣服打扮实在太像了。
随后去了肯德基咖喱饭。
窗户上才看到了那俩姑娘。

随后我回青旅在大厅喝啤酒。
有个小伙也拿了瓶啤酒搭话。
随后聊了很久很久。
聊到凌晨四点多。
得知他是香港人所以各种话题无禁忌。
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聊他的感情包括这次来哈尔滨是来分手的。
旁边还有个巴基斯坦人现在定居美国。
我略微吹下我徒步的事。
他俩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喝了好几瓶啤酒约好第二天中午两点拼饭。
同房间俩小伙其中一个英语不错得知是比利时华裔。
房间里又来个胖小伙。

等差不多睡着已经是凌晨五点了。
早上醒来退房。
去漠河的卧铺票已经抢着了。
然后今儿早上醒来已然十一点多。
退床位时又来一小伙。
终于打消了去长白山看天池的念头。
看了他去了拍的照片真是提不起一点兴趣。
他也建议我现在别去。

随后和胖小伙也约了拼午饭。
但我俩在大厅等到两点半那香港的还不来。
我不想爽约但被放鸽子了。
随后我和胖小伙去吃饭喝酒。
两人一斤酒下肚非常爽快。

胖小伙是泸州人。
突然决定要和我去漠河。
他已经交钱订了去雪乡然后想回青旅退钱。
非常实在的一个小伙。
然后我劝说他如果时间紧二选一最好先去雪乡雪谷别去漠河。
随后他改主意了决定今儿先去冰雪大世界明儿去雪乡雪谷随后去吉林。
胖小伙人实在也想和我玩但我不想耽搁他的时间。
然后下午搁青旅呆着和啤酒耗时间。

一个像俄罗斯的姑娘非常漂亮在我对面坐很久然后我看很久。
然后我坐着喝啤酒突然感觉去车站的时间不够了。
随后决定改下一趟然后接着又喝啤酒帮巴基斯坦的小伙出主意。
第二趟车好像感觉也时间不够了。

去了车站果然晚点没法退票改签。
就是一张票272作废了。
我无法理解问了窗口两次后只能接受。
随后犹豫中想到一招。
哈尔滨先去齐齐哈尔有动车速度快。
在齐齐哈尔可以追上那趟去漠河的K7041。
然后窗口买好票上车。

火车上约了两男的在漠河一块拼车。
作废票加上我倒车的钱比机票还贵了。
只能给自己一个理由。

坐这趟列车的卧铺是因为路过加格达奇。
陈升的《家在北极村》专辑有首歌叫《加格达奇的夜车》。
所以就这样解释了。
明晚凌晨两点多路过加格达奇。
反正不是K7039,就是K7041是路过加格达奇的。
只此两趟列车又正好是晚上。

加格达奇的夜车,乌兰巴托多夜色。非常好的意境。
我单曲循环这首歌等到路过了再睡觉。
不过陈升被封了好不容易搜着的歌。
仅此而已了。
漠河过后再记。

哈尔滨

8日晚到了哈尔滨。
冰城挺冷啊。
订了卡兹国际青旅。
好几年不住青旅了。

晚上去中央大街蹓跶。
还是吃了咖喱饭。
看到了分散的一些冰雕。
有个卖唱的给了五元。
听了三首歌。
《理想三旬》后是《公路之歌》。
我还想下首不会是赵雷吧。
果然《南方姑娘》来了。
听一半走人了。

手机是真不行了。
冻没电好几回。
一直插移动电源才好使。
苹果太恶心了其实。
iPhone6S有这情况就给更换。
而6就是后妈生的不管了。

返回青旅时带了两罐啤酒喝。
没买到哈尔滨啤酒买了嘉士伯。
9日睡到中午十一点才起床。
径直走向索非亚教堂。
旁边吃了咖喱饭。
买票进去转悠一圈去兆麟公园。
没进去就改道中央大街。
太冷了冻耳朵。

在匡威店里买了顶棉帽子。
随后去了防洪纪念塔。
松花江边实在太冷了。
江面完全冻住了。
许多轮胎绑一块人坐上面被小车拉着走。
手机彻底冻死机插移动电源都开不了机。
返回青旅充电。

屋里耗了两小时觉得无聊又决定出去看电影。
订了21:50万达影城的票。
看韩寒的《乘风破浪》。
还有一小时时间就决定吃晚饭。
点了一个菜一盘饺子三两装的酒。
喝着喝着时间不早了。
等吃完饺子酒还没顾上喝完就21:45了。
十多分钟赶去电影院已经开场一会了。
人不多随便找座位坐下看。
看完出来十一点多。

下雪了。
中央大街几乎没几个人了。
而且这会看着温度低但反而不那么冷了。
回来又是睡不着。
玩手机到两点才困了。

10日起的倒挺早。
早上不到九点就醒了。
去大厅点了杯咖啡看了客人的留言。
各色人等还挺有意思的。
看着很多人时间都很赶。
感觉自己最悠闲了。

下午去冰雪大世界。
明儿去漠河。

长春

昨傍晚从铁岭西出发。
这趟列车本站仅我一人乘车。
还是临时改了先去长春。
一个小时到住长春大街。

听司机介绍我酒店边上就是“蝶恋花”。
哈哈哈哈哈哈。
太危险我可没兴趣去。

今儿还是起晚了。
中午十二点多才睡醒。
磨蹭到快两点才出发。

去伪满皇宫博物院。
80元门票加解说器20元。
进去后发现这钱如网上所说真不值。
没目标的瞎溜达完。
出来快五点了才感觉饿了。
一天还没来得及吃饭。
去长春站附近的肯德基解决了。
还挺喜欢它家的咖喱饭的。

晚上动车去哈尔滨。
也是一个小时到。

铁岭除夕

除夕前离开沈阳到铁岭。
感冒没好。
咳嗽头疼。
不敢抽烟吃药不敢喝酒。
初一略好转忍不住嘴馋喝了点。
后续就不断了。
今儿还吃了烤肉。
屋里拿电烤锅自己烤。
不错的。
一切安好。
有所隐藏后续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