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5月

今日基本好了

差不多感冒了整整一个星期。
前几天一直在撑着。
结果半途而废。

吃药都吃了好几天。
头疼的实在受不了啊。

不过今日总算好转了。
开始停药了。
这次我猜测像是流感啊。
还是之前喝酒喝多上火了?
搞不明白了。

吃药

今天开始头痛。
痛的要命。
下午开始左边一直疼。
实在顶不住了。
吃了袋阿咖酚散。
家里不知啥时候买的。
包装太简陋了也剩两月过期。
百度查了下也没啥大的问题。
吃完出了身汗头痛减轻了。

感冒第二天

坚持不吃药。
因为是前天野外烧烤。
风大受凉导致的。
当然这也是猜测。

昨晚发冷。
今天一天躺床上。
屁股腰酸疼难受。

晚上可怎么办啊。
躺下难受。
起来发冷。

九月

酒后随机播放。
听到九月又开始单曲。

又是歌曲名的日记。
但这首歌。
不是朴树的九月。
也不是许巍的九月。
是“周云蓬”的“九月”。
也是最爱歌曲之一。

想一想这歌或许是我当年单曲循环次数最多的一首歌。
直到现在。

就因为这首歌。
我后来专门去了趟内蒙古。
为一首歌去一个地方也仅此一回。

忘记怎么知道的这首歌。
反正记得当时听了后一发不可收拾。
单曲循环次数至少在千次以外。
这还是笼统的按照每天听歌时间加上累积月份计算得来。
整整三个月都是单曲这首歌。
现在想想都觉得恐怖。

结果就是我不行了。
我不去草原我得疯了。
好像那会是六月份。
然后我顿时收拾下。
甚至不叫收拾。
就是一个人一身衣服背一个包带一件T恤。
出发了。
我去内蒙找草原。

先去对面省份坐大巴车到的东胜。
就是鄂尔多斯。
然后网上搜索鄂尔多斯有草原。
结果毛都没有。

第二天得知好哥们出差到此很久了。
然后晚上一块喝酒好几天。
白天我自个瞎溜达。
印象中就去了成吉思汗陵。
其余什么杂七杂八的地方记不清了。
康巴什鬼城真是路过。
用一个人一个包走过一座城形容非常恰当。

还有个插曲印象深刻。
酒后和哥们住标间聊天。
第二天退房时被告知使用了一盒安全套。
我俩当时就懵逼了。
两直男愤恨不已要求给说法。
最后保洁人员出面说是前天房客使用后忘记补上了。
就这样搞明白了。
差点毁我一世清白。

既然东胜没草原我就继续向前。
下一站包头。
结果只是路过。
耽搁一天舟车劳顿。
主要就去了“五当召”还被那傻逼司机坑了。
最后本地徒步转了小景点。
转道去了呼和浩特市。
包头印象听的最多印象最差。

呼市就是徒步转各种寺庙。
反正花了门票后进去溜达完出来换下一个。
印象深的就是去“昭君墓”。
快傍晚了才过去。
买票后进去只有我一个人。
那转悠靠的是速度。
博物馆衣冠冢。
走马观花。
到此一游。
我都服了我自个了。

下一站就是锡林浩特了。
我对这个城市真是深刻。
内蒙古的最后一站。
想象中是最后到呼伦贝尔。
结果家里有事到此为止了。

锡林浩特市。
有个贝子庙没记错。
在贝子庙广场无聊打电话咨询旅游局。
网上说这是中国第二大草原嘛。
结果电话里那小伙问我在哪?
我说贝子庙。
人说:锡林浩特是草原中的城市。
你只要到了这里你已经身在草原中心了。
我当时心里万马奔腾。
最后挂了电话。
我感慨万千。
草原就是车水马龙?
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啊。

后来贴吧发帖认识一哥们。
骑摩托带我溜达一圈。
只去了什么黄河九曲湾还是什么忘记了。
那里多多少少还有个草原的意思。

最后那哥们意思是时间来的不对。
假如再等一个月就可以看风吹草低见牛羊了。
至于那什么西乌东乌傻傻分不清楚了。

下一站有事回家了。

后来回想。
或许中国的草原只存在于呼伦贝尔?
海子去过呼伦贝尔吗?

虽然因为一首歌听的热血沸腾。
但我白跑一趟。
生活就是仅此而已。
出发寻找。
迷失归途。
这逼装的。
哈哈哈哈。

补一个张慧生。
原曲作者。
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