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2月

乙未年初的记录

一、

前几天外公去世了,或许是相处时间不多吧,没有太过悲伤。但去年初我去外公家,拉着他的手拍照时真心觉得亲切。辛苦节俭一辈子,转眼走了。

前年冬,外婆走的,去世前,我见过一面。她在床上躺着,已然不知道我是谁了。她生病难受,那刻我看着也难受。过后出殡我没有参加。

奶奶留给我是童年记忆深处非常零散的一些碎片。看着照片或许依稀能想起那么一点点。亲近不亲近那会太小了没感觉。

对于爷爷,完全没印象,小时候在老屋还能看见照片,陌生的样子。去世的时候我好像还没出生。

二、
去年末,不知道啥时候腰上起了一些小痘,巨痒无比,抓一下生疼。忍几日不见好转,看医,诊断为玫瑰糠疹。名字真带劲。开了药膏并告知切记戒酒戒辣戒刺激性食物。尔后我查询得知可以自愈时,所有告诫抛诸脑后了。药膏也时抹时不抹。现在大腿上也有了好像。这是得戒酒了。

从腊月突然咳嗽,干咳,咳嗽频率挺高的,深夜睡着最是厉害,惊天动地。咳到现在正月,咳的带痰了。吃药略微好转,可坐那一打麻将,烟一支接一支的抽,咳嗽的严重程度又总是反复。这是得戒烟了。

不知道我不喜吃药到底对不对,打针输液完全抵抗排斥到底好不好。这样自身免疫力是不是真的会提高。对了,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黑中医的。

三、
愿今年夏天给我个惊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