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日记

一些琐事但不是每日一记。

iOS13垃圾。

iOS13。

BUG最多的。

顶部点击不会返回。

相册里相簿点顶部秒退。

微博打字两个光标。

吃鸡左手移动迟缓。

操了。

关键更新时刷了几十次,最后断充电线断Wi-Fi通过4G才弄好,不然一直无法验证更新。

键盘上数字旁边的表情也太坑人了,打字出错率增加。

刚更新完,iMessage和FaceTime一直无法激活。

还有其他慢慢体验。

假的iOS。

每月两万连本带利

客观上自从前两年第一次给朋友担保开始。

我对于网贷就没停手过。

一入深似海。

被朋友坑的无可奈何。

就像有其他朋友说我的原则。

不借钱也别问我借钱。

这样互相最省事。

处世哲学。

希望今年能缓过来吧。

乐队的夏天

这个节目全看了。

看到现在。

只让我明白两件事。

痛仰有自己的风格。

高虎能把任何歌唱成痛仰的风格。

再就是让我了解了新裤子的彭磊。

真是屌的一匹。

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特别是那个庞宽骂丁太升大傻逼那个视频。

笑了很久很久。

还有赵梦为什么那么漂亮。

又是闪星乐队主唱。

服了。

这乐队人才辈出。

还有其他喜欢的不说了。

反正是个好节目。

乐队的春天刚过去。

但夏天真来了。

戒烟戒酒

自从纸烟改电子烟后。

再没碰过纸烟。

有次电子烟没电试了跟纸烟。

还是细烟。

焦油味太重了。

抽一口扔掉了。

感觉这辈子算戒了纸烟了。

之前连着几天喝酒。

先是自己喝半斤白酒后两瓶乌苏下肚。

当时感觉没事还感觉意犹未尽。

第二天发现不精神。

觉得还是不喝啤酒比较好。

但是家里常备瓦伦丁。

我喝了好几年的啤酒。

每次酒后回家忍不住喝一罐。

好像每次全是这一罐让我醉了。

有次我开了一瓶就喝两口实在感觉喝不动了最后睡觉时倒掉了。

今晚我忍着没喝。

这是一种进步。

争取吧。

母亲

我分析猜想过很久。

我发现我和母亲很多时候都一样。

性格上一样。

只是我学习成长的快。

我高中是个分岔口。

那会整个价值观是第一个变化。

我母亲还是老思维。

她一直慢慢来。

导致她一直吃亏我一直教招。

结果基本没任何用。

我只能确定她不伤身就行。

很多时候她都是小亏,我当零花钱那种。

但是我确定她这心态有可能吃大亏。

所以我口气变得不那么好。

我就是这样的人无法太过压抑自己。

最后没有任何改变。

我只能继续尽我所能改变我父母的几十年的观念。

改变不了但求他们最佳了。

我崩溃很久很久了。

花朵舞

所谓音体美不分家。

高二时开始,曾学习素描水粉一年半有余。

后素描加练三月最多。

随着艺术先考。

忘记了。

反正最后好像统考过了没任何意义。

从初二开始朦朦胧胧接触流行音乐。

大概九八年左右起始。

当时张宇周华健任贤齐等的年代。

我真正喜欢听歌是满文军出道那会。

谢霆锋横空出世孟庭苇在云南卫视退出。

那会最爱看娱乐新闻。

一直到迷上罗大佑为止。

开始接触大杂烩。

先民谣后摇滚。

至今二十多年有余了。

期间我有次视频看到了伍佰的《你是我的花朵》。

据说舞蹈人数还是什么创了吉尼斯纪录。

我无聊在房间里学了三天。

毕竟简单当年有所成。

现在忘却。

今儿听到歌突然想起,我觉得可以再复习一下。

教一下孩子。

将来表演节目可以拿出手了。

哈哈哈哈哈。

其实归根结底。

音体美我皆未成。

我还活着。

太原的五寨菜?

太原。

晚上和一个躲事的朋友喝酒。

街上走随便找了个五寨私房菜。

点菜时听我俩聊天老板娘顺口问一句保德的?

话说在太原遇见很多家五寨烩菜。

今天五寨私房菜对面就是五寨烩菜。

感觉这点可以向沙县小吃发展了。

虽然我是保德的。

晚上两人喝了喝了一斤多的高梁白。

聊天扯淡几小时。

回来的时候我忍不住折返到旁边的唐久买了两瓶啤酒。

一瓶乌苏一瓶百威。

看不见我习惯的瓦伦丁。

然后结完账时发现屏幕提示可以支付宝人脸支付。

第一次见识忍不住咨询下。

又为此买了盒口香糖进行测试。

靠脸花钱果然很爽。

这个真的很给力。

反正我付款一直优先支付宝。

懵懂无知

人总会成长这是必然。

我越来越发现。

当年某些姑娘和我说她喜欢的一些歌时。

我当时只是觉得歌好听也蛮喜欢。

现在回听回顾往昔想起一些事。

感谢那些年的喜欢。

都是一种经历。

这种感觉无它可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