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我分析猜想过很久。

我发现我和母亲很多时候都一样。

性格上一样。

只是我学习成长的快。

我高中是个分岔口。

那会整个价值观是第一个变化。

我母亲还是老思维。

她一直慢慢来。

导致她一直吃亏我一直教招。

结果基本没任何用。

我只能确定她不伤身就行。

很多时候她都是小亏,我当零花钱那种。

但是我确定她这心态有可能吃大亏。

所以我口气变得不那么好。

我就是这样的人无法太过压抑自己。

最后没有任何改变。

我只能继续尽我所能改变我父母的几十年的观念。

改变不了但求他们最佳了。

我崩溃很久很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