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聊

最近看了很多骑行的视频。

我和媛感叹说我护照快到期了还是白本。

我应该去环游世界。

媛回我你不应该有俩孩子。

我无话可说。

不知活成什么样。

推心置腹

我觉得和任何好朋友都是处心。

结果越发感觉有人想利用我。

甚至感觉众人里我仅有的那点价值还要榨干。

反过来我就这点能耐。

我就交个心都那么难。

唠实话被人拿住准备坑。

这个有点恶心我了。

晚上一朋友接电话开免提我旁听完后。

发现这个社会远比我最坏预想的还复杂。

我想着朋友互帮互助。

本来不想取利也不想吃亏。

就这么纯粹都那么难。

上了一节好课。

以后得留心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那么实在。

见朋友喝多就掏心窝子那不傻逼嘛。

买卖这玩意看着不行就想着坑我?

和第三人第一次商量就惦记着生怕人上当。

看我有心就一次次忽悠。

了解不多走的太近不是啥好事。

我自我改良。

关键摸不清套路。

都他妈不是好人。

希望我酒后想多了吧。

我还是继续宅着最好。

杠精

遇上杠精就没法说话。

包括打游戏遇见骂人也只能回三字经。

这个性格改不了。

今天最大的新闻算是富豪榜第五的美的何了。

有朋友发个视频后说现场。

我说昨传何挂了。

他说那帮人不至于玩命。

我说这应该有燃爆物和gun了,意思吓死也未必。

再往后就是杠了。

他要爆燃物的证据我拿不出。

我只能说你理解不够。

我就想五个人拿着冷兵器能控制整顿别墅?

隔了十二个小时破案?

哪怕最次爆燃装饰品也肯定有。

这个杠精需要证据。

证据就是得看见爆燃物才算吧。

没法探讨。

和杠精对话头疼。

无论说什么都有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

往后有一句没一句的扯淡了。

这种较啥真啊。

再者我收敛性格话不往直了说。

导致神神叨叨的他又听不明白。

有些不是靠意会吗?

智商不够字数来凑。

再往后以此基础的扯淡都没任何意义。

总归我有底线就行了。

底线这玩意靠做出来。

我说不出个四五大六。

山大一院

记得第一次检查住了半个月啥事没。

第二次来这地方检查。

之前母亲肚子不舒服。

本地查不出所以然。

我抵制的中药都偷着吃过。

我说心理作用不信。

拖着来这检查。

9号下午看完医生后排队预约。

今天第二次来检查拿报告复查。

拖拖拉拉总归赶上了。

查完没啥事。

这就最佳。

解放路迎泽大街这边修地铁。

乱七八糟的导致来回捣腾了两个酒店。

昨儿才算是找着近道了。

贴着挖土机和起重机走最省事。

昨晚在老太原菜馆吃饭。

老俩口晚上基本不吃饭。

我一个面他俩一个汤共七十多。

人均近一百的地方老俩口一直喊贵。

今中午李先生三碗面两个小菜也是七十多。

一对比发现真便宜老俩口又开始感叹。

我只能说我混的有点越来越差劲了。

以前出门带他们住星级现在住快捷。

以前出门走哪吃哪也没听见喊贵啊。

这块我有点抑郁了。

还有大部分医生急需心理测试。

这个扯到改革了。

不说了。

小博客

这么个日记博客。

一年发不了几回。

无广告。

还有人攻击导致服务器停机。

什么傻逼才会做这样的事?

凡事必有用。

我停机了大不了重启一下。

何必呢?

以前想着虚拟云利润率。

后面也感觉不出什么了。

反正操你妈的才攻击我。

丁点大的地方

昨天早上破天荒的八点行了。

然后收拾下出门。

和朋友去办点事情。

然后来去路上俩小时。

本地我还第一次去的地。

中午喝啤酒。

晚上喝啤酒。

刚到家又被另一朋友喊出去。

还是喝啤酒。

没沾白酒。

我越发感觉自己这样喝啤酒压根儿不会醉。

路上有朋友问啤酒喝多少。

我开玩笑竖个指头说一直喝。

活在县城屁大点的地方。

说来说去感觉靠喝酒都能认完这帮人了。

以前都不认识。

大部分情况我还瞧不上他们。

但是坐那了也得给朋友圆场。

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导致我不说。

我就是打内心看不上那些套路。

有些酒也喝着实没劲。

我好像也真那么无聊。

要么就是爱喝。

口舌之快

两人之间。

不动手。

口舌之快能带来什么。

没劲的很。

带降噪耳机听歌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不是从小受过刺激。

只是听不来别人烦。

虎逼玩意儿。

谁谁家儿?

我一度认为。

有人说某人。

然后说他是谁谁家儿。

这个我觉得特别无礼数。

然后是否证明一点。

说话的人比那本尊牛一点?

经历过好几次。

被说的有更牛的。

但是这话依然有人说。

现实不过是表现而已,

都是演员。

谷歌百度

刚上网那些年。

为了上谷歌百度进行各种seo。

当然当初不懂。

留下了很多联系方式。

那会以谷歌百度能搜索见自己是种荣耀。

后来渐渐没管了。

某天无聊去上面搜索。

一些当初傻逼的信息让我恶心。

我挨个登陆账号联系管理删除。

后面一步步删除完了。

当初基本上每个网站都注册了个遍。

总算搜索很干净了。

再搜不到我也就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