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兵走了

晚上得知姑父昨晚11点去世。

参加过解放战争。

参加抗美援朝立过一等功的老兵。

享年95岁。

2018年那年回来老家见了最后一面。

他说那或许是最后一次回老家。

昨天下午我爸还和姑视频聊天。

说姑父吃了稀饭一切都还可以。

今天中午下午傍晚我姑三个视频我爸都没有看到。

晚上得知和我姑视频聊天。

聊着聊着我爸有点伤感没说话。

我姑还笑说我都没有伤心你们也别伤心了。

姑父正常睡着走了。

我爸说古有五福善终是其一。

年纪大了睡着走了也挺好的。

我姑说这样也省的他受罪了。

每天只能吃稀饭喝米糊之类的。

记得前两月还摔了住院来着。

疫情期间不让搞追悼会。

就是通知下家里人他走了不用整天惦记了。

我爸视频时才发现他的华为手机太卡了。

点一下几分钟才有反应。

随之我给还原出厂后好多了。

然后把系统更新关了。

之前是正常更新到最新系统。

然后清理了下充电口的垃圾。

把充电没反应或接触不灵这点也弄好了。

今天就这些事。

幻想影

我太追求完美。

幻想一个他出来。

但是这个他是不存在的。

或者是我完美的自己。

这个我对于任何人都是完美的。

今晚循环任贤齐。

此刻我太自负就是太不自信?

难道我所有的不甘心都是我不自信的表现?

我只知道自己一直活自己。

我被逼脾气好。

不知道你怎么想了。

她没有那么喜欢我。

后面她说是爱我。

超越喜欢。

然后我没话说了。

有些事情都是偶然事件。

最后导致了必然结果。

人之初性本善。

然随之后抑郁。

有疯狂有压抑。

来客

有朋友来家里。

晚饭顺带喝酒。

孩子一直找我。

或许我太过于聊天。

或许孩子太过于表现

反正我对孩子态度不太好。

我这会酒醒得反省。

我爱孩子。

今天海子祭日。

海子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关卧轨自杀。

我当初卖自己拍照的明信片。

引用了很多海子的诗。

我很喜欢他的很多诗歌。

我朋友圈封面就是一张明信片。

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沉睡。
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
——海子。

2020年3月26

今晚你买菜做菜。

来了朋友。

我们喝的很好。

喝多了不知道聊了什么。

但是我泡完脚以后。

我我拿了枕头过来小屋。

这样做你不高兴但我最好得的做法。

这会儿我听着歌心情舒畅。

酒精依赖

我感觉最近几年喝酒有点多。

甚至酒精依赖症了。

前年去省院检查外耳道发炎。

开了滴液和头孢。

但是头孢到现在一个没吃。

因为吃上戒酒一个星期。

我每天都断不了酒的。

现在单种酒没感觉了。

白酒啤酒混着喝是起步。

夹杂着红酒洋酒是标配。

每天三种酒下肚。

往死里折腾这身体。

可是又忍不住。

这次回家后下了决心强制自己最多只喝两样酒。

今儿又忍不住破例了。

没办法烦死了。

利益为主

锁防君子不防小人,法规约束的是良民?
我从低风险区出发,到达也是低风险区。
口罩手套备齐了才动身的。
活生生憋了两个月。
然后下机喊着我哥开车接送。
正常到家。
我们家里喝酒吃饭。

第二天我看到村群呼喊异地回家要报告。
我心想特殊时期回来主动登记一下吧。
这下完犊子了。
村支书村长村医电话不停。
麻烦事来了。
我异地归来,按本地政策居家自我隔离都不行,必须去定点医院的发热门诊检查打报告。
我操了。
无任何症状为什么要强制去发热门诊?
我他妈跨越山河大海回家一路畅通,这会体温正常非得增加风险指数去发热门诊检查?
傻逼县城才会有的傻逼龟腚。

最终我要么再次出门去外地。
要么隔离在家。
现在我不打扰任何人。
制度傻逼了。

所有那些没文化的智障。
我得空普度你们吧。

夜空中最亮的星

李文亮

这个人。

不会让人忘记。

他2月1日接受财新专访时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网络出生时间改过。

死亡时间也算不明。

6号那天晚上的亿万网名都知晓。

他的“明白”也是那天所有悲哀人的明白。

报纸报上面喜欢的。

网络只能发上面喜欢的。

活着本来是最好选择。

现在却变成最坏结果。

悲凉。

不敢言说。

不会持续太久的吧。

可怕的疫情

最大限度的发挥想象力。

可能才更接近于真相。

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还未到来吧。

各自安好。

辽宁宅着。

回不了山西了。

三刷Rock Home Town。

第一次应该是十几年前南昌回山西。

郑州中转或石家庄中转。

那会D开头的动车组还没影。

K头霸天下数字为王。

痛苦的经历慢慢抹去记忆。

石家庄转唯一一次印象深刻吧。

反正郑州转没存在问题。


第二次是前年2018了。

国庆东北奔赴天津卫。

庆后困在天津西。

那傍晚我站在自动售票机前犹豫不定。

看时间盼着天津西直达太原南。

事与愿违屡次三番错过。

两人票不比当初孤家寡人。

辗转车头车尾分割。

一个特等一个一等。

各带一人正好到达德州。

有扒鸡没扑克的地方。

没出站的片刻又上。

过后到了Rock Home Town。

住一晚我开始因地制宜刷《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母亲第二早打电话吓得不行。

说啥情况啊遇见黑社会了?

你刚去石家庄朋友圈就要杀石家庄人?

至少这次路程体验纯DG字开头。


第三次就是这会了。

前几天确认老圆子的老姑去了。

说提前回东北遇经济下滑机票变狠再者G字头体验不错。

借着美伊闹我遂赌气建议改G吧。

确认好到达时间出门避开杨公十二忌。

出发时间一样到达时间一样走起呗。

昨中午从家出行。

这会已跨省在石家庄酒足饭饱。

腊月十九自我晨宵不影响了吧。

这次我出发之前一直犹豫太原南还是石家庄。

毕竟太原南始沈阳北达G2602只此一趟。

可是早上七点多太他妈犯愁不想折腾。

换石家庄选择次数多了但是全是候选无票。

昨凌晨我不知道怎么刷美剧《良医》睡不着。

六点多没睡暂停就瞟了眼12306这给我惊讶的。

之前候选的G1264、G1278全部有票感觉不限量供应。

我感觉稳了迷迷瞪瞪睡了吧。

白天醒了就和老圆子确认不在太原停留直达石家庄。

然后准备赌今天腊月十九的候选票而且确定稳了。

毕竟昨路上我又知乎微博搜索了各种信息。

我发现铁路公司规则真的改了。

我发现同样的车次始发站到终点站永远有票。

而且始发站到我的目的地永远有票。

就是我中途站到目的地的票永远是候选不是无票。

瞬间感觉摸清规则候选就是没放票而已啦。

亏我一度傻逼逼地以为候选是抢票。

倒是我一直瞧不上那些刷屏软件的套路。

何况这规则刷屏就是坑爹啊。

我自我经验确定铁路公司开车前几小时结对放票。

我保证每天凌晨六点当天中途站差不多绝对有票只要你睡得晚。

毕竟一次实验而已。

结果我刚到石家庄下车刚稳妥先候选的票已经兑现成功了。

注意铁路公司是兑现不是抢票。

不是理想的时间段但是早上十点多可接受。

G1278兑现成功稳稳地。

甚至我这会查询发现G1278显示无票?

是不是因为我订票成功给我个人显示的结果?

反正我对此保持怀疑态度。

至少我现赶着也不耽误事。

毕竟经验都是经过出来的。

实在话没诗意。

最后。

我今天太原到石家庄的路上和老圆子说。

我怎么越活越倒流了。

十几年前那会也没这样抢票啊。

妈的。

我本是人中龙凤啊怎么还没出头。

我又有点抑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