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博客

这么个日记博客。

一年发不了几回。

无广告。

还有人攻击导致服务器停机。

什么傻逼才会做这样的事?

凡事必有用。

我停机了大不了重启一下。

何必呢?

以前想着虚拟云利润率。

后面也感觉不出什么了。

反正操你妈的才攻击我。

丁点大的地方

昨天早上破天荒的八点行了。

然后收拾下出门。

和朋友去办点事情。

然后来去路上俩小时。

本地我还第一次去的地。

中午喝啤酒。

晚上喝啤酒。

刚到家又被另一朋友喊出去。

还是喝啤酒。

没沾白酒。

我越发感觉自己这样喝啤酒压根儿不会醉。

路上有朋友问啤酒喝多少。

我开玩笑竖个指头说一直喝。

活在县城屁大点的地方。

说来说去感觉靠喝酒都能认完这帮人了。

以前都不认识。

大部分情况我还瞧不上他们。

但是坐那了也得给朋友圆场。

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导致我不说。

我就是打内心看不上那些套路。

有些酒也喝着实没劲。

我好像也真那么无聊。

要么就是爱喝。

口舌之快

两人之间。

不动手。

口舌之快能带来什么。

没劲的很。

带降噪耳机听歌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不是从小受过刺激。

只是听不来别人烦。

虎逼玩意儿。

谁谁家儿?

我一度认为。

有人说某人。

然后说他是谁谁家儿。

这个我觉得特别无礼数。

然后是否证明一点。

说话的人比那本尊牛一点?

经历过好几次。

被说的有更牛的。

但是这话依然有人说。

现实不过是表现而已,

都是演员。

谷歌百度

刚上网那些年。

为了上谷歌百度进行各种seo。

当然当初不懂。

留下了很多联系方式。

那会以谷歌百度能搜索见自己是种荣耀。

后来渐渐没管了。

某天无聊去上面搜索。

一些当初傻逼的信息让我恶心。

我挨个登陆账号联系管理删除。

后面一步步删除完了。

当初基本上每个网站都注册了个遍。

总算搜索很干净了。

再搜不到我也就无所谓了。

一个老兵走了

晚上得知姑父昨晚11点去世。

参加过解放战争。

参加抗美援朝立过一等功的老兵。

享年95岁。

2018年那年回来老家见了最后一面。

他说那或许是最后一次回老家。

昨天下午我爸还和姑视频聊天。

说姑父吃了稀饭一切都还可以。

今天中午下午傍晚我姑三个视频我爸都没有看到。

晚上得知和我姑视频聊天。

聊着聊着我爸有点伤感没说话。

我姑还笑说我都没有伤心你们也别伤心了。

姑父正常睡着走了。

我爸说古有五福善终是其一。

年纪大了睡着走了也挺好的。

我姑说这样也省的他受罪了。

每天只能吃稀饭喝米糊之类的。

记得前两月还摔了住院来着。

疫情期间不让搞追悼会。

就是通知下家里人他走了不用整天惦记了。

我爸视频时才发现他的华为手机太卡了。

点一下几分钟才有反应。

随之我给还原出厂后好多了。

然后把系统更新关了。

之前是正常更新到最新系统。

然后清理了下充电口的垃圾。

把充电没反应或接触不灵这点也弄好了。

今天就这些事。

幻想影

我太追求完美。

幻想一个他出来。

但是这个他是不存在的。

或者是我完美的自己。

这个我对于任何人都是完美的。

今晚循环任贤齐。

此刻我太自负就是太不自信?

难道我所有的不甘心都是我不自信的表现?

我只知道自己一直活自己。

我被逼脾气好。

不知道你怎么想了。

她没有那么喜欢我。

后面她说是爱我。

超越喜欢。

然后我没话说了。

有些事情都是偶然事件。

最后导致了必然结果。

人之初性本善。

然随之后抑郁。

有疯狂有压抑。

来客

有朋友来家里。

晚饭顺带喝酒。

孩子一直找我。

或许我太过于聊天。

或许孩子太过于表现

反正我对孩子态度不太好。

我这会酒醒得反省。

我爱孩子。

今天海子祭日。

海子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关卧轨自杀。

我当初卖自己拍照的明信片。

引用了很多海子的诗。

我很喜欢他的很多诗歌。

我朋友圈封面就是一张明信片。

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沉睡。
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
——海子。

2020年3月26

今晚你买菜做菜。

来了朋友。

我们喝的很好。

喝多了不知道聊了什么。

但是我泡完脚以后。

我我拿了枕头过来小屋。

这样做你不高兴但我最好得的做法。

这会儿我听着歌心情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