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子

我个人一直独来独往。

好像没有自己的圈子。

但是我自己的圈子都是个人。

感觉融入了好几个圈子。

没有接受没有排斥。

只是我就是爱喝酒而已。

其实我觉得那是处朋友。

我烦死圈子那套了。

今天有朋友喝酒聊天。

他自以为融入的圈子我曾参与一次。

听旁观者说他好像没进去似的。

不信任这点最可怕。

不过我对那个所谓圈子的感觉完全没任何兴趣。

这朋友今儿估计听实话有点受伤。

改天我再说点实话他更难受了。

虽然无关他圈子的问题。

而是个人处世原则。

反正什么圈最后都是花圈。

至于你懊悔的卡拿手里不应该。

我觉得只要我不张口那你就没任何事了。

放心我不会张口。

你拿钱都为方便不会墨迹废话。

但凡多一道程序的钱都不碰。

我自己拿捏的死死的。

乐夏二2

一期节目我分两次看完。

虽说是时间多。

但看这么个节目却分了两天。

那些所谓的专业乐评傻逼居多。

当裁判要不带主观情绪。

这是职业操守。

看完最后野孩子的两次演出。

我想起张玮玮了。

蛮理解他的退出。

太纯粹了没什么不好也不会太坏。

现在我越来越喜欢米店了。

乐夏二

看名单有印象的。

木马、达达、野孩子水年、后海、马赛克。

正儿八经听过歌的就这几个。

前段时间看过张玮玮去内蒙。

玩那个陈鸿宇的四方项目。

才知退出野孩子。

看到第二季第二期了。

对于Joyside印象蛮深。

看去年草莓听过一句话。

边远说的:虽然你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们。

然后说什么忘了。

反正我觉得这太他妈直观了。

后面才知是joyside。

现在看抛开英文歌应该我会喜欢。

不过那个School的刘昊也第一季花边看过。

丁太升被庞宽喊大傻逼那次。

挨着彭磊坐着那个抽悦刻的呗。

原来也是玩音乐的贝斯手。

第一季出现最多的酒吧就是School了。

很强。

但是又看到大波浪。

那舞台效果让我直接炸了。

太牛逼了。

这是我此刻觉得这季未知乐队里感染力最好的。

玩合成器真能玩出花。

看到这我准备睡觉了。

接下来的明天看。

梦见马云

昨晚睡觉。

梦见我和马云饭桌上喝酒。

朋友引领马云请客。

喝的三百多一瓶的白酒。

饭店是马云开的。

梦里我没和他合影留念。

后面有点懊悔。

但是第二次又坐起一起了。

也忘记拍照的事情了。

然后我竟然想看他手掌纹。

现在作为一个反封建的有点不靠谱。

难道我潜意识还有点迷信?

我现在回想就是为什么梦见马云?

喊哥

今晚上有人喝酒喊我哥。

我主动比个年龄大小。

一比我说该我喊你哥。

这是我觉得最纯粹的。

这个傻逼县城玩的不一样。

其实我最烦喊人哥了。

被喊是享受但真性情也烦这套。

就像我最烦有人比我帅。

我又比他帅了被夸也烦。

这个无解。

不过我永远不做漏气的事。

我无聊

最近看了很多骑行的视频。

我和媛感叹说我护照快到期了还是白本。

我应该去环游世界。

媛回我你不应该有俩孩子。

我无话可说。

不知活成什么样。

推心置腹

我觉得和任何好朋友都是处心。

结果越发感觉有人想利用我。

甚至感觉众人里我仅有的那点价值还要榨干。

反过来我就这点能耐。

我就交个心都那么难。

唠实话被人拿住准备坑。

这个有点恶心我了。

晚上一朋友接电话开免提我旁听完后。

发现这个社会远比我最坏预想的还复杂。

我想着朋友互帮互助。

本来不想取利也不想吃亏。

就这么纯粹都那么难。

上了一节好课。

以后得留心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那么实在。

见朋友喝多就掏心窝子那不傻逼嘛。

买卖这玩意看着不行就想着坑我?

和第三人第一次商量就惦记着生怕人上当。

看我有心就一次次忽悠。

了解不多走的太近不是啥好事。

我自我改良。

关键摸不清套路。

都他妈不是好人。

希望我酒后想多了吧。

我还是继续宅着最好。

杠精

遇上杠精就没法说话。

包括打游戏遇见骂人也只能回三字经。

这个性格改不了。

今天最大的新闻算是富豪榜第五的美的何了。

有朋友发个视频后说现场。

我说昨传何挂了。

他说那帮人不至于玩命。

我说这应该有燃爆物和gun了,意思吓死也未必。

再往后就是杠了。

他要爆燃物的证据我拿不出。

我只能说你理解不够。

我就想五个人拿着冷兵器能控制整顿别墅?

隔了十二个小时破案?

哪怕最次爆燃装饰品也肯定有。

这个杠精需要证据。

证据就是得看见爆燃物才算吧。

没法探讨。

和杠精对话头疼。

无论说什么都有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

往后有一句没一句的扯淡了。

这种较啥真啊。

再者我收敛性格话不往直了说。

导致神神叨叨的他又听不明白。

有些不是靠意会吗?

智商不够字数来凑。

再往后以此基础的扯淡都没任何意义。

总归我有底线就行了。

底线这玩意靠做出来。

我说不出个四五大六。

山大一院

记得第一次检查住了半个月啥事没。

第二次来这地方检查。

之前母亲肚子不舒服。

本地查不出所以然。

我抵制的中药都偷着吃过。

我说心理作用不信。

拖着来这检查。

9号下午看完医生后排队预约。

今天第二次来检查拿报告复查。

拖拖拉拉总归赶上了。

查完没啥事。

这就最佳。

解放路迎泽大街这边修地铁。

乱七八糟的导致来回捣腾了两个酒店。

昨儿才算是找着近道了。

贴着挖土机和起重机走最省事。

昨晚在老太原菜馆吃饭。

老俩口晚上基本不吃饭。

我一个面他俩一个汤共七十多。

人均近一百的地方老俩口一直喊贵。

今中午李先生三碗面两个小菜也是七十多。

一对比发现真便宜老俩口又开始感叹。

我只能说我混的有点越来越差劲了。

以前出门带他们住星级现在住快捷。

以前出门走哪吃哪也没听见喊贵啊。

这块我有点抑郁了。

还有大部分医生急需心理测试。

这个扯到改革了。

不说了。